邮箱登录:用户名: @csic.com.cn 密码:   忘记密码 帮助     网站地图 综合论坛
    首 页  | 资讯中心  |  集团风采  |  生产能力  |  人力资源  |  ENGLISH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资讯中心
 
·集团资讯
·船市行情
·舰船快讯
·国防资讯
·经营有方
·媒体关注
·船市论坛
·图片资讯
·钢材市场


舰船快讯

美国海军计划选择佛州梅港为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

   (2009-05-14)    来源:中国船舶信息中心   

[导读]2009114,美国海军宣布它希翼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海军母港设在佛罗里达州的梅港,即通常所说的海军站梅港。梅港位于佛罗里达州的东北部,大西洋沿岸,靠近杰克逊维尔。海军声称,之所以要把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改到梅港,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规避突发事件损毁海军位于弗吉尼亚州诺福克和附近的纽波特纽斯的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的基础设施的风险。

 

所有基地设在大西洋沿岸的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都在诺福克和纽波特纽斯。

 

海军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转移到梅港的愿望引起了一些国会议题的兴趣。许多观察家认为,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移至梅港,将会使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移出诺福克。从诺福克转移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到梅港,将会引起当地有关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带来的经济活动的变化,有一些消息来源估计,母港区域的经济每年会带来数亿美金的收入。

 

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港移至梅港需要国会批准军事建设预算,这些经费将用于挖泥和工程建设,使梅港有能力作为一艘航空母舰的母港。如果国会批准了转移(航空母舰母港)的预算,那么这艘舰最早将于2014年转移到梅港。

 

海军将一艘航空母舰的母港移至梅港的愿望是在乔治·W·布什政府的晚期提出的,奥巴马政府的官员在20091月证实,他们将会对这一议题进行评估。

 

既然海军想将一艘航空母舰的母港转移至梅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规避突发事件可能损毁海军位于弗吉尼亚州的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基础设施的风险,那么国会可能要考虑的问题包括以下一些:

 

1、突发事件损毁大西洋沿岸核动力航空母舰基础设施的风险是什么?将母港转移到了梅港之后,风险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2、如果一次突发事件损毁了大西洋沿岸的核动力航空母舰基础设施,这对海军在行动上的影响是什么?海军有多快才可能修复这些损坏,恢复正常行动?

 

3、为了规避突发事件损毁大西洋沿岸的核动力航空母舰基础设施所带来的风险,将一艘核航空母舰的母港转移至梅港,这样划算吗?

 

在评估这些以及其它关于海军(转移航空母舰母舰到梅港)的问题时,国会可能会考虑以下几个特别的问题:

 

1、海军计划的规模,以及在大西洋和太平洋舰队之间的根本;

 

2、转移一艘航空母舰母港到梅港的经常性和非经常性费用;

 

3、从诺福克和梅港至重要的目的地的航渡时间;

 

4、诺福克和梅港在面临自然和人为灾难的脆弱性;

 

5、其它可能会使诺福克和梅港有所区别的因素;

 

6、就梅港母港化选项做出《最终环境影响报告书》;

 

7、除了《最终环境影响报告书》中研究的外,梅港母港可能的选择是什么。

 

8、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设于梅港,将需要怎样使用相关的预算。

 

概况

 

2009114,美国海军宣布它希翼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海军母港设在佛罗里达州的梅港,即通常所说的海军站梅港。梅港位于佛罗里达州的东北部,大西洋沿岸,靠近杰克逊维尔。

 

海军声称,之所以要把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改到梅港,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规避突发事件损毁海军位于弗吉尼亚州诺福克和附近的纽波特纽斯的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的基础设施的风险。所有基地设在大西洋沿岸的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都在诺福克和纽波特纽斯。

 

海军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转移到梅港的愿望引起了一些国会议题的兴趣,尤其是那些来自佛罗里达州和弗吉尼亚州的议员。许多观察家认为,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移至梅港,将会使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移出诺福克,通常所称的诺福克海军站。从诺福克转移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到梅港,将会引起当地有关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带来的经济活动的变化,有一些消息来源估计,母港区域的经济每年会带来数亿美金的收入。

 

将一艘航空母舰母港移至梅港将需要国会批准4.56亿美金的军事建设预算用于挖泥、基础设施改进、码头改进以及航母核动力推进装置维护设施建设。这样的转移还需要一笔一次性维护费用8500万美金,以及站台人员变化(PCS)费用2400万美金。如果国会批准了转移(航空母舰母港)的预算,那么这艘舰最早将于2014年转移到梅港。

 

海军将一艘航空母舰的母港移至梅港的愿望是在乔治·W·布什政府的晚期提出的,奥巴马政府的官员在20091月证实,他们将会对这一议题进行评估。

 

111届国会一项重要的议题是如何对海军转移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至梅港的声明做出回应。国会在这个问题上的决定将影响到海军的能力和预算需求,以及梅港和诺福克的地方经济。

 

背景

 

(一)海军的航空母舰部队

 

美国海军拥有11艘航空母舰,全部为核动力型。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海军有新的核动力航空母舰(CVN)逐步取代旧式的传统动力航空母舰(CV)。2009131日,随着最后一艘传统动力航空母舰“小鹰”号的退役,美国海军的航空母舰部队实现了全核动力化。在退役之前,“小鹰”号部署于太平洋舰队,母港设在日本的横须贺。大西洋舰队最后一艘传统动力航空母舰是“约翰·F·肯尼迪”号,于200781日退出现役。在退役之前,“肯尼迪”号的母港是梅港。

 

(二)海军的母港

 

1、航空母舰的母港

 

表格1列出了截止20092月份,海军11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

 

表格 1 现有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

 

 

 

来源:200925日海军法律事务局(Navy Office of Legislative Affairs

 

注:①纽波特纽斯之所以会成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是因为诺思罗普·格鲁曼企业的纽波特纽斯(NGNN)船厂正在进行一次中期寿命换料复合大修(RCOH)。海军现在正处于几艘核动力航空母舰换料复合大修的多年计划的中期阶段,这一计划都是由NGNN来实行的。太平洋舰队和大西洋舰队的核动力航空母舰都将在NGNN进行中期寿命换料复合大修。现在正在纽波特纽斯进行中期寿命换料复合大修的航空母舰在完成之后将转移到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迭戈。下一艘进行换料复合大修的核动力航空母舰将进驻纽波特纽斯。

 

②虽然海军声明核动力航空母港驻扎于横须贺是前沿部署至横须贺,但是这艘舰通常被认为是母港在那里或者前沿母港在那里。海军的母港清单上包括有横须贺,而且美国本土也没有替代的港口作为这艘舰的母港。

 

诺福克和纽波特纽斯之间相隔约67海里,各自一边的詹皇河和汉普顿路航道分别通向切萨皮克湾的南部和大西洋。纽波特纽斯之所以会成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是因为诺思罗普·格鲁曼企业的纽波特纽斯(NGNN)船厂正在进行一次中期寿命换料复合大修(RCOH)。

 

埃弗雷特和布雷默顿彼此相隔大约32海里,中间隔着通过太平洋的普吉特海湾(Puget Sound)。

 

2、其它类型舰船的母港

 

表格 2 显示了截止20092月初美国海军其它类型的舰船大西洋舰队和太平洋舰队各自的母港

 

表格2 其它类型舰船的母港

  

来源:海军母港清单和舰船配属资料,海军部网站(截止200923)

 

注:①尽管海军指出那些驻扎在美国国外的军事基地(比如说日本横须贺、日本佐世保以及巴林麦纳麦)上的舰船是前沿部署到这些区域,但人们通常都认为这些舰船是母港或者前沿母港设在那里。横须贺、佐世保以及麦纳麦都是海军母港的清单上,而且美国国内并没有替代性的港口。

 

②里特克里克距离诺福克几英里,也在汉普顿路航道的一侧,所以有时候也称为诺福克(里特克里克)。在评估海军舰船的战略分散的时候,一些观察家常常把诺福克和里特克里克视为一个基地而非两个。

 

3、诺福克和梅港

 

A、诺福克、里特克里克、纽波特纽斯

 

根据驻扎舰船的数量,诺福克是海军大西洋舰队最大的母港。截止20092月初,这里驻扎有56个各型战舰,其中包括核动力航空母舰、攻击型核潜艇、导弹巡洋舰、导弹驱逐舰、导弹护卫舰、大甲板两栖攻击舰和其它两栖战舰。弗吉尼亚州的里特克里克母港距离诺福克几英里,也在汉普顿路航道的一侧,所以有时候也称为诺福克(里特克里克)。截止20092月初,有9艘两栖舰船和巡逻船以此地为母港。正在诺思罗普·格鲁曼企业纽波特纽斯造船厂进行换料复合大修的核动力航空母舰是唯一一艘母港设于纽波特纽斯的舰船。所以,截止20092月初,总共有66艘舰船的母港高立于大汉普顿路航道区域,包括诺福克、里特克里克和纽波特纽斯。

 

B、梅港

 

梅港位于佛罗里达州东北部,大西洋沿岸,靠近杰克逊维尔。它离诺福克西南-南部方面约469海里。根据驻扎舰船的数量,梅港是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第二大母港。截止20092月初,这里扎着20艘各型战舰(包括导弹巡洋舰、导弹驱逐舰和导弹护卫舰)。其中有一些舰船,特别是导弹护卫舰,按照计划将于未来几年退役,海军计划中,如果没有其它的舰船进入,那么梅港驻扎的舰船数量到了2014年将降至11艘。

 

除了作为导弹巡洋舰、导弹驱逐舰和导弹护卫舰的母港外,梅港自20世纪50年代一直是作为传统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最近驻扎于此是的“肯尼迪”号,这艘传统动力航空母舰于2007年退役。如果查一查海军的计划,你就会发现梅港曾经在1979-1980年,19851987年以及19891991年期间作为两艘传统动力航空母舰的母舰。它们分别是“弗莱斯特(Forrestal CV-59”号和“萨拉托加CV-60Saratoga)”号。1980年到1985年,首先是“萨拉托加”号,然后是“弗莱斯特”号,先后在费城海军造船厂进行服役寿命延长计划(SLEP)大修。梅港驻扎的海军军舰数量的高峰出现在1987年,达到了30艘,其中包括2艘常规动力航空母舰。当时美国海军的舰船数量也达到了最高峰,568艘,其中包括15艘常规动力和核动力航空母舰。

 

梅港不曾做过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如果进驻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那么将需要升级基础设施,包括航道清尼、建造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核推进装备维护设备。

 

(三)20091月海军发布的决议记录(ROD)声明

 

海军在2009114日发布的决议记录文件中发布了它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移至梅港的意愿。海军在这份决议记录中说,它希翼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移动梅港的主要原因是:规避突发事件损毁海军位于费吉尼亚州汉普顿路航道的核动力航空母舰的基础设施所带来的风险。这份决议记录指出:

 

海军部关于将梅港海军站变为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的决定,是建立两年半时间的分析研究的基础之上的。过去一段时间,海军根据《国家环境政策法案(NEPA)》进行了环境分析,明确了与(梅港)水面战舰母港化有关的经常性和非经常性费用,以及进行了战略评估。

 

海军部的这个意见,在这份决议记录中会详细阐述,集中了海军部内环境、作战和战略等各方面的专家意见,代表着海军部领导最好的军事判断。发展一个备份港避免突发事件破坏带来的恶果,是这个决定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多艘核动力航空母舰集中于东部海岸的汉普顿路区域确实具有一定的风险。西部海岸的核动力航空母舰分别于三个母港,维护和维修基础设施也是在三地进行。所以,如果发生突发事件,太平洋舰队的核动力航空母舰还有战舰可以作为战略选择。而大西洋舰队则不然,它所有5艘核动力航空母舰都集中在诺福克海军站,而且汉普顿路区域是东部海岸唯一驻扎核动力航空母舰的地方,所有的核动力航空母舰的维护和维修设施都在这里。这里时美国有能力建造核动力航空母舰和为期加装核燃料的唯一的战略区域。汉普顿路区域还配备有大西洋舰队核动力航空母舰训练有素的舰员,以有相关的公共支援基础设备。如果发生了突发事件,那么如果汉普顿路区域的资源外,大西洋舰队就无物承担国家的战略重任。

 

(四)影响海军转移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至梅港的决定的分析

 

海军指出,它之所以希翼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配置到梅港,是受到了以下分析的启发:

 

A、一次“战略沉积分析”,分析海军未来的规模和组成,分别未来海军在太平洋舰队和大西洋舰队间的资源分配;

 

B、一次有关将梅港设定为其它水面战舰母港的“最终环境影响报告”

 

C、就设定梅港为战舰母港所带来的非经常性和经常性费用进行的分析

 

1、战略沉积分析

 

战略沉积分析指出未来的海军舰队将拥有313艘战舰,其中包括11艘核动力航空母舰(从2006年初开始,海军就已经提出要实现和维持313艘战舰包括11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规模)。在仔细研究未来的任务需求和其它因素的基础上,海军将313艘战舰中的181艘(包括6艘核动力航空母舰)配置到太平洋舰,132艘(包括5艘核动力航空母舰配置到大西洋舰队)。这种分配用来分析未来大西洋舰队所需要的母港容量。所需母港的容量将通过码头空间的直线距离来测量,用巡洋舰等量(cruiser equivalent CGE)来表示,比如说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需要4个巡洋舰等量。

 

这份分开总结到,如果132艘战舰需要在大西洋沿岸配置母港,根据诺福克和里特克里克的母港容量,那么未来几年海军将需要诺福克和里特克里克之外的大西洋舰队的海军站来配置13CGE的水面战舰母港容量。这个计算结果的前提是,诺福克和里特克里克没有“double-breasting(两艘舰在一个码头并行停泊),而且没有建设另外的码头空间。如表格2所示,梅港现在是海军大西洋舰队海军站中,除了诺福克和里特克里克之外适于做大型水面战舰母港的主要港口。

 

2、最终环境影响报告(FEIS)

 

一份关于梅港母港化计划的《最终环境影响报告书》于200811月发表。这份《最终环境影响报告书》检查了12个设梅港为另外的水面战舰的母港的备选方案。其中有4个涉及到成为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另外4个涉及到让梅港有能力成为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但是并不是马上就可以让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驻扎在那里;剩下的4个不涉及到让梅港有能力成为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12个备选方案的10个也涉及到将另外的舰船而不是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转移到母港,这些舰船包括导弹巡洋舰、导弹驱逐舰、导弹护卫舰、大甲板两栖攻击舰以及其它两栖舰船(LPDLSD)。《最终环境影响报告书》也就不在梅港驻扎其它任何舰船的第13个备选方案进行了评估。单独驻扎一艘额外的舰船––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是第4个备选方案。

 

这份《最终环境影响报告书》认为备选方案4是海军比较偏重的方案。这份报告书也和前面的20091月的决议记录一样,认为海军只所以想这样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规避突发事件损毁海军在弗吉尼亚州汉普顿路区域的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基础设施而带来的风险。这份报告书指出:

 

在对这些方案进行审慎评估的基础上,海军部确定第4方案是其选择方案。方案4涉及到设定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涉及到挖泥、基础设施和码头改进以及建造核动力航空母舰核推进装置维护基础设施。影响方案4成为海军选择方案的因素包括环境影响报告分析,包括军事建设和其它作战和维护费以及战略分散的考量。使梅港海军站成为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将提升美国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的数量以及分散情况,这样可以减少舰队资源在面对自然灾害、人为灾难或者受到外国或恐怖主义分子袭击时的风险。这些风险包括针对航空母舰的风险,针对工业支援基础设施以及操作和维护这些重要资产的人员的风险。

 

美国海军的航空母舰无论是在战争时期还是和平时期都是非常重要为国家利益服务的战略资产。在危机时刻,总统会召集其独立的能力来进行威胁和作战支援。现役11艘航空母舰中,有5艘隶属于大西洋舰队。利用梅港海军站,让它成为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将分散大西洋舰队的资产,以减少风险,提高战备水平。战备水平对海军实行任务,履行对最高指挥官的职责非常重要。

 

3、非经常性和经常性费用

 

海军对《最终环境影响报告书》中检查的用于在梅港驻扎另外的水面战舰的12个选项的每一个都进行了非经常性和经常性的费用评估。海军估计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移至梅港的非经常性(比如说初始费用)费用为5.65亿美金。这个数字包括4.56亿美金的军事建设预算,8500万美金的一次性维护费用以及2400万美金的人员站台交换(PCS)费用。4.56亿美金的军事建设预算中,3000万美金用于计划和设计工作,4.26亿美金用于挖泥、基础设施改进、码头改进以及核动力航空母舰核推进装置维护设施建设。

 

海军估计,与在诺福克驻扎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费用相比,在梅港驻扎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将需要额外的经常性费用,大约为2550亿美金(2010财年美金币值)。国会办公室在《最终影响报告书》发布之后做出了一个简短的评估,认为经常性费用将是2040万美金。前一个数字是对后一个数字的修正。海军指出,2550万美金的经常性费用是这样的计算出来的,大约年度基地活动支援(BOS)和维持、重建和现代化(SRM)的费用为830万美金;年底行动费用为80万美金;每三个时间为32个月的行动周期中的两个才有的短期维护人员的航渡/出差津贴,每年为1290万美金;持久的在岗人员费用为50万美金,每年两次的挖泥维护(保持海港足够的深度确保航空母舰的航道)费用为每年10万美金。据估计每年的住房基本补助(BAH)为160万美金。

 

(五)海军将梅港和诺福克做比较之后的总结

 

表格3列出的是海军就梅港和诺福克在作战特性和风险因素方面做出比较之后的结果。

 

表格3 海军所做的梅港和诺福克的比较

 

 

 

(六)设定为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的地方经济效应

 

如果一个地方被选作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那么这将给这个地方巨大实质的经济效应。直接的经济效应包括:航空母舰3000多名舰员都将在当地进行生活消费;海军将在当地采购舰船补给物资;海军在对舰船进行维护作业时,也将依托当地资源进行。

 

人们已经就在梅港驻扎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所产生的经济效应进行多份评估。《最终环境影响报告书》的评估认为,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设立在母港,将为当地带来2900多个工作岗位,2.2亿美金的直接薪水,2.08亿美金的其它收入,以及为当地贡献1000万美金的税收。20078月份一份资讯报道指出:“一些报告称,将‘乔治·华盛顿’号航空母舰从诺福克移走,那么诺福克将损失4.5亿美金的薪水,以及8200个军事和民事工作岗位。”200811月,一家诺福克当地报纸的资讯报告指出“地区商会预计,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能够为地方经济带来11000个工作岗们和6.5亿美金的收入。”200811月份的另一份报道指出:“杰克逊维尔市长约翰·佩顿(John Peyton)说,新的航空母舰将给北部佛罗里达州的经济带来3190个军事工作岗位,以及每年5亿美金的收入和销费。”200811月份还有一份资讯报道指出:“弗吉尼亚人认为一艘航空母舰给当地带来的经济收入可以到每年10亿美金。”海军估计梅港开始投入军事建设工作的4.26亿美金将在经济上生产6.71美金的效应。

 

国会议题

 

既然海军想把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放在梅港,是为了规避突发事件可能会对海军位于弗吉尼亚州的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设施造成的破坏,那么,国会可能会考虑到以下一些问题:

 

1、突发事件对大西洋沿岸核动力航空母舰破坏的风险是什么?将梅港设定为核动力航空母舰之后,这种风险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2、如果有突发事情将损毁大西洋沿岸的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设施,这对海军行动的影响是什么?海军将可以在多久的时间内修复这些毁坏,恢复到正常的行动状态?

 

3、将一般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放在梅港所花去的费用,和规避突发事件对大西洋沿岸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设施遭到损毁所带来的好处相比,值不值?

 

在评估这些和海军希翼转换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到梅港相关的其它问题,国会需要考虑以下一些议题:

 

1、战略累积分析;

 

2、海军评估的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设置在梅港的经常性和非经常性费用;

 

3、从诺福克和梅港到重要目标地的航渡时间;

 

4、诺福克和梅港应对自然和人为灾难的脆弱性;

 

5、诺福克和梅港相区别的其它因素;

 

6、就梅港(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化问题的最终环境影响报告;

 

7、除了最终环境影响报告书研究的其它问题之外的梅港(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化的可能选项。

 

8、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设在梅港所需预算的可能方案。

 

这些问题将在下面进行讨论

 

1、战略累积分析

 

国会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海军的战略累积分析。就像前面所提到的那样,这份分析计划未来舰队由313艘组成(包括11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其中有181艘舰(包括6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将配属于太平洋舰队,而132艘舰(包括5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将配属给大西洋舰队。最近几年,一些观察家提出了海军这份造舰可供性的问题,质疑海军是否有能力将现有280艘舰船提高到未来的313艘舰船的规模。将所有大西洋舰队的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都设立在诺福克的支撑者们认为,如果海军未来拥有的舰船数目不到313艘,或者核动力航空母舰数量不到11艘,那么就没有必要因为母港容量的原因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移到诺福克。而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设立在梅港的支撑都认为,如果海军未来拥有的舰船数目不到313艘,或者核动力航空母舰数量不到11艘,那么每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在海军综合作战能力中则占据更大的比重,所以更有理由要规避汉普顿路区域的突发事件的影响。

 

海军可能会考虑的其它与战略累积分析有关的因素包括,海军计划就舰队在太平洋和大西洋沿岸的分配(这会反映出海军对于潜在任务的判断);可能会选择的“breasting”(比如说在一个码头上两艘或以上的舰船并肩停泊);通过建造其它码头空间和设施来改进诺福克母港容量的费用。

 

2、非经常性和经常性费用

 

国会可能会考虑的第二个问题是海军是否已经就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设于梅港的非经常性和经常性费用进行了准确的评估。如果海军高估或者低估了这些费用,那么这将减弱或者增强有关这个问题的争论。

 

3、航渡时间

 

国会可能会考虑的第三个问题是,海军是否已经根据通向重要海外作战区和训练区域的航渡时间来对诺福克和梅港的优势做出了正确的评估(如表格3所示)。航渡时间是通过航渡距离和航速计算出来的。

 

谈到通过重要海上作战区域的航渡时间,首先要提到的是直布罗陀海峡,它是支援地中海作战以及通过苏伊士运河支援印度洋和波斯湾作战的关键通道。其它重要的目的地包括,好望角(可以不通过苏伊士运河绕道好望角抵达印度洋和波斯湾)、波多黎各(这可能是公认的支援加勒比海地区作战的代表性目的地)。表格4列出了从诺福克和梅港以14节(周期性前沿部署一艘使用的航速)和20节(对突发事件做出反应更可能使用的航速)的航速分别抵达这些三大目的地所需要的航渡时间。

 

表格4. 到达重要目的地的航渡时间

 

 

 

4、港口脆弱性

 

国会可能会考虑的第4个问题是海军是否已经就诺福克和梅港的脆弱性相关因素进行了评估,包括一次自然灾难或者人为灾难事件损毁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设施的风险,海军抵御这些风险的能力等等。

 

要评估港口的脆弱性,必须要考虑到的一个因素是现在海军舰船除了大西洋舰队核动力航空母舰之外的集中或者分散程度。举例来说,将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移至梅港的支撑者们从表格1中看到的,是海军太平洋舰队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设施现在分布在三个不同的地区(圣迭戈、华盛顿州的普吉特海湾区域以及日本的横须贺),而将大西洋舰队所有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都设在诺福克的支撑者们从表格2中看到的,则是海军太平洋舰队和大西洋舰队的战略弹道导弹核潜艇,和核动力航空母舰一样,都是低数量、高价值的资产,两大舰队都把它们配置在各自海岸的一个地点(分别华盛顿州的班戈以及加利福尼亚州的金斯湾)。表格1和表格2可以用来支撑有关其它类型舰船的分散或者集中问题的思考。

 

A、自然灾难

 

如表格3所示,在将汉普顿路和梅港就自然灾难的相对风险进行比较的时候,飓风是典型的自然灾难。海军评估出,历史上,诺福克面对飓风的风险和杰克逊维尔(接近梅港)是一样。

 

B、人为灾难

 

潜在的人为灾难包括(但不仅限于):航运事故;外国实施的常规或核军事攻击;恐怖主义袭击。在冷战时期,美国海军一直担心苏联军队可能会对美国和母港发动常规军事袭击。有一种可能性是,在北约和华约冲突开打之前,苏联和潜艇和华沙条约组织的商船会在美国海军的母港秘密布置水雷。还有一种可能性是,苏联潜艇可能会对美国海军港口设施或者某个点上的舰船实施一次巡航导弹攻击。正在基于这种担心,美国海军于20世纪80年代实施了所谓的战略母港计划,将海军的一些舰船从主要母港分散开来。

 

冷战的结束,使得外国对美国海军母港发动传统军事攻击的风险减少,人们开始重新考虑战略母港计划。中国正在进行军事力量的现代化,但是未来数年中国对美国母港实施传统袭击的可能性更多地是在太平洋舰队的母港而非大西洋舰队的母港。

 

20001012,美国海军导弹驱逐舰“科尔”号在也门的亚丁港受到了恐怖主义袭击,再加上2001911对的恐怖主义袭击,人们越来越担心美国港口区域可能会受到恐怖主义袭击。

 

海军透露,国防部和其它美国政府机构在2006年到2008年间就诺福克和梅港的脆弱性实施了数次评估,这些评估的内容是保密的。

 

海军透露,它使用诺福克和杰克逊维尔(靠近梅港)的船运总量来作为评估诺福克和梅港应对人为灾难的相对风险。海军指出,在2006年,有205万个货物集装箱和1660万吨的货物通过了诺福克的港口,而通过杰克逊维尔港的集装箱数为76.82万个,货物总吨数为831万吨。海军进一步指出,在诺福克港,船运航道的中心离航母码头大约有500码,通过一条浮标线隔离开来,但是中间没有障碍物。在杰克逊维尔,船运航道的中心离航母码头距离也是500码左右,但是中间被一块大约200码宽的陆地隔着。

 

5、诺福克和梅港相区别的其它因素

 

国会可能要考虑到的第五个因素是,海军是否已经详细地研究了,梅港和诺福克作为海军母港其它方面的优势。比如说梅港或者诺福克基地设施与其它地区性军事设施(比如说海军航空站)的互通性,比如海军设置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对母港周围地区的影响等等。

 

6、最终环境影响报告书

 

海军可能要考虑的第六个问题是,海军准备评估在梅港设立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的潜在环境影响的最终环境影响报告书。《国家环境政策法案》(NEPA)要求所有的联邦机构要对所有的可能会严重影响环境的行动做出环境影响报告。这些报告的范畴要比环境本身更广,联邦机构不仅要考察对自然环境的影响,也要考察对经济社会环境的影响。一些观察已经质疑,海军是否就选择梅港做出了彻底的环境影响评估。

 

7、除了以上研究的方面外,将梅港母港化的其它问题

 

国会可能要考虑的第七个问题是,将梅港设置为其它舰船的母港的可能选项,这不同于FEIS中的12个方案。有一种可能性就是,FEIS提到了但是没有细说的,将一些濒海战斗舰的母港设在梅港。濒海战斗舰是一种刚进入海军服役的新舰,比海军护卫舰要小,舰员也少很多。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将两艘(而不是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设在梅港。如前所述,梅港在20世纪80年代曾经是两艘常规动力航空母舰的母港。

 

8、预算使用的可选择性方案

 

国会可能需要考虑的第八个问题是,海军或者国防部其它部门如何使用将梅港作为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的预算,且这些预算和将梅港设为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母港所带来的好处相比,划不划算。

 

译自:国会研究处网站(2009225日)

 

编辑:罗纳德·O·洛克(海军事务专家)

 

 
 
 

Copyright © 1998-2009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企业 版权所有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企业办公厅 主办 中国船舶信息中心 承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昆明湖南路72号 邮政编码:100097 电话:86-010-88598000 传真:86-010-88599000
E-mail:csic@csic.com.cn
网站联系电话:86-010-64831775,64831776  
传真:86-10-64831141,64831142,64831143,64831775-18
京ICP备05050879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